莫让心死于赫胥黎

初三作文 30800 0 Comment

“强大的人工智能的崛起,要么是人类史上最好的时代,要么是人类史上最糟的时代。”斯蒂芬·霍金曾言。而随着近年来科技的迅速发展,苹果公司的总裁库克也反应了类似的担心,唯恐人类像计算机一样失去了价值观和同情心。

我们显然可以看见人工智能为我们带来了许多便利。只要连上了网,足不出户,我们就可以买到生活必需品,可以看遍名山大川,可以识尽天下事。我们的社交范围也不再局限于身边,我们可以和远在千里的亲朋,甚至是陌生人联系。“鸿雁寄书”、“鱼传尺素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乍一看,人与人的距离更近了,那又怎么会失去价值观、同情心这样的“社交必备品”呢?

实则不然,在这样一个大数据时代,不难发现以下现象。一是娱乐新闻的轰炸,当我们刚对一件事评头论足完,很快就会爆出另一件事以供消遣,吸引了众人的目光。这样的人们多像鲁迅笔下的百姓啊,事不关己,就作壁上观,好凑热闹。二是大家总爱在朋友圈中转发一些科学家的事例,再像模像样地加上一句“将军孤坟无人问,戏子家事天下知。”事实上科学家哪里需要这样的关注。这种关注,在我看来,是一种虚心的强调,强调自己没有被机器同化,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。这实在是一种对内心麻木不仁的低劣的遮掩手段,像个笑话一样。仅以上两例,我认为已足以反映人类思想机械化了,我们的情感被舆论控制,我们的评论被大众引导,价值观和同情心流于表面。随着人工智能的大力发展,我们的心灵最终还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我们活在了尼尔·波兹曼的《娱乐至死》中,心甘情愿地沉沦在人工智能为我们带来的便利之中。当然这是随着科技进步必然会有的局面,但这样舆论即宗教,人们的思想被数据影响,自愿被洗脑的时代就是正确的了吗?答案必然是否定的,这样的环境看似平和,实则却是一种使人心机械化的迷幻药。一时寻求解脱倒也无妨,只是必须要认清其“副作用”足以毁灭一个人。

科技发展的两面性无疑将社会投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。人工智能为我们带来了无边的好处,却也使人们陷入名为“冷漠”的沼地。谈及此,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话,“我们的未来是会死于奥威尔还是赫胥黎?”赫胥黎的《美丽新世界》中是一个技术至上,人类大同的“快乐”的社会。而奥威尔的《1984》描述的是一个高压暴政,用永不停息的憎恨和专制驱动的社会。里面的人处在相反的社会,却有着相同的冷漠。

这样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以及我们现在的社会,人却微妙地相似。难道机械式思考无法避免,人工智能的发展只是一个增幅剂,价值观和同情心无法挽回吗?我以为不然,在我看来,这两个相反的世界不止讽刺了人性,深处其实也暗示了改变现状的方法——成为《阿飞正传》中的无脚鸟。为什么我会得出如此的解读?因为上述两个社会都看似稳定,实则荒唐,若不改变,终将覆灭。回到和我们现在最贴近的《娱乐至死》来看,花繁柳密,看朱成碧,获得了套路化的“虚假”而短暂的快乐。真是应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在《群魔》中写下那句“到处都是欢声笑语,再也看不到在笑声掩盖下为世人所看不到的任何眼泪了!”人工智能带来的便利反而成了一种桎梏。因此我们唯有成为一只无脚鸟,不停向远处飞翔,至死方休,也就是让心灵不停止在原处,被动接受人工智能带来的好处,坐享其成,而是去主动探索发现,方能回归人类特有的思考模式,找回价值观和同情心,不让自己变成一台冰冷的计算机。

如若不然,我们将心死于赫胥黎。

Reproduced please indicate the source: 学霸作文网 » 莫让心死于赫胥黎

Like (0) or Share (0)

莫让心死于赫胥黎.docx

将本文的word下载到电脑,方便编辑和打印

推荐指数
Guest Post my comment   Change account
Cancel comment

emoj
(0)person posted